www.澳门新萄京赌场

热门搜索: 股权 招商 招租 经营权

股本权益融资新路径:搭桥贷款解禁

2009-03-02

稿源:南方网


在银监会、发改委相继研究股本贷款放行可能性时,实际上,股本权益性贷款正在以另一种途径放行。 除了去年底银监会开禁的并购贷款之外,对非生产性项目发起人或股东的“搭桥贷款”的准入,解决了一种更深层的股本融资问题,即项目“资本金”贷款。
而退一步看,无论是对股本贷款、对项目发起人和股东的搭桥贷款、还是对地方政府发债可能性、国债转贷地方等的研究,都针对同一个问题,即4万亿投资计划启动后面临的地方财政配套资金缺口。 目前的情况是,尽管搭桥贷款放行,银行对此依然谨慎。


放行
近日,商业银行告诉记者,搭桥贷款已经在其操作层面解禁。 之前,搭桥贷款,也即过桥贷款,在贷款通则中,属于银行业务经营范畴之外的“禁区”。 其实,对于搭桥贷款,商业银行法等并没有严格的定义界定,一般是指企业在无法达到项目贷款审批条件的情况下,先从银行借入一笔短期流动资金贷款,然后等项目启动后,再从银行借入项目贷款,归还流动资金贷款。属于一种过渡性的短期资金融通。 其优势在于:通过过渡性短期信用借入,能够以小博大,起到资本的信用杠杆放大效用,并博取后续的融资。 实际上,在并购贷款解禁之前一个月,银监会即已放行搭桥贷款。 2009年1月10日,银监会发布的《调整部分信贷监管政策促进经济稳健发展的通知》中提到:拓宽项目贷款范围,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已列入发展改革委制定的发展规划,政府相关部门已同意开展项目前期工作的项目,银行业金融机构可在一定额度内向非生产性项目发起人或股东发放搭桥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放行的“搭桥贷款”有三个限定语:已列入发展改革委制定的发展规划的项目、政府相关部门已同意开展项目前期工作的项目、向非生产性项目发起人或股东,这三个定语明确了搭桥贷款就是一笔项目资本金贷款。 而对于“非生产性”领域的限定,则表明它不能用于一般企业的生产性投资扩张,只能是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而这个领域的主导者,多是地方政府;另外,借款主体不是新的项目企业,而是发起人或股东。综合这两点,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企业将成为放行的搭桥贷款的主要融资主体。 某国有大行企业业务部人士认为,从解决地方投融资缺口的角度,解禁有很大的意义。


灰色绕行
但更确切地说,本次解禁更像是一次“浮出”。商业银行人士告诉记者,之前虽然不能做,但银行实际上早已介入这个领域。 浙江某银行企业业务部人士告诉记者,地方城投企业要满足每个新项目的资本金要求非常难,一般银行会采取两种途径来满足这种融资。 一是,通过向新项目企业的母企业借出流动资金贷款,再由母企业以自有资金形式注入新项目企业,满足最低资本金比例要求,撬动项目贷款。 二是,新项目企业通过向一家银行借入短期流动资金贷款,满足资本金要求的情况下,申请项目贷款。 商业银行人士告诉记者,在本次解禁之前,股本贷款为国开行所垄断,即开行软贷款。当时,开行一般通过软贷款的介入先将项目收入囊中,然后再将后期项目贷款“吃下”,“吃下”后开行再转包给其它商业银行,从而取得在基建领域项目贷款的绝对垄断地位。 但随着去年下半年开行软贷款遭到银监会叫停、以及4万亿投资计划的启动,项目资本金缺乏问题越发突出。这也成为银监会解禁的原因。


谨慎为之
采访中,多家商业银行人士认为,解禁过桥贷款,对于银行来说多了一个选择权,但是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商业银行多会谨慎为之。 某股份制银行风险管理部人士告诉记者:“大家也在研究这个办法,目前看风险还是比较高的。” 从商业银行1月份的信贷数据来看,尽管投向多为基础设施等项目类贷款,但是短期融资和票据融资却占据了新增贷款的2/3,具有明显的“短贷长用”特征,不能否认有部分以流动资金贷款的形式介入了股本领域。 另一家国有大行的人士告诉记者,他们更多会根据不同的项目贷款地域、借款主体等综合考虑,更多选择央企或者政府背景的企业进行支撑,而对于民营股东则会谨慎。 他告诉记者,以前商业银行变通介入的股本方面的搭桥贷款,多是由于项目审批流程复杂,在项目审批完成前,项目已经开工了,这个时候银行以流动性贷款进入。 比如,以某自治区电力项目为例,各家银行当时争相给该电力企业贷款数亿元,资金进入集团企业资金池后,以股本出资投资新项目,后来遭遇了银监会查禁。 本次放开,商业银行认为,削弱了资本金对投资者的风险约束,将使商业银行成为最终的风险买单者,并会鼓励和滋长地方盲目投资的冲动,形成新的风险点。 上述大行人士建议,不应该更多借用银行信用解决资本金的问题,而应该通过政府直接发债融资的方式加以解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